针对九月三日的游行,监督年金改革联盟提出十问,行政院政务委员林万亿于3日在行政院新闻中心召开记者会一一回应说明如下:

第一问:没有财政纪律,哪来年金改革?!

2000年中央政府未偿还债务余额占GDP的26.3%。2008年政权移转时,中央政府未偿还债务余额占GDP比率上升至29.7%。之后马政府8年执政,中央政府未偿还债务余额占GDP比率升高至105年的34.2%。显示,民进党执政时期的财政纪律优于国民党执政时期。何况政府财政不是年金改革的唯一因素。

第二问:扭曲的数据与真相,如何谈年金改革?!

各部会已将13种年金制度的制度设计、现况、正确数据公布,并于年金改革委员会议中讨论,委员有需求资料补充部分也都依需求补充,并公布于网站。至于网路及媒体报导引用极端案例,行政院年金改革办公室也已多次澄清。至于,各国年金制度改革的情形,也均公开上网,让社会大众了解,并作为年金改革讨论的基础,并无所谓以扭曲数据作为改革的基础。

第三问:退休基金经营绩效不佳无人负责,如何谈改革?!

公务人员退休制度面临的问题,并非单方面以改善投资报酬率即可解决,事实上退抚基金在成立之初,就採不足额提拨,嗣后虽陆续调整至现行提拨费率12%,仍然与最适提拨费率相差甚远,致退抚基金长期处于不足额提拨之窘境。

基金管理的确也是年金制度维持稳定的重要课题,未来将列入实质议题讨论,委员若有制度改良建议均可在会中提出。但是,基金投资报酬率受到外部经济条件影响至深。不可能单独期待提高基金投资报酬率即可解决人口老化、预期寿命延长、年金提拨不足所带来的年金财务赤字压力。

第四问:年金改革要毁弃法不溯及既往的法治国基本理念吗?!

虽然18%优惠存款已于84年订定断源措施,但是以84年7月1日(教师係自85年2月1日)以后的年资,才开始不适用18%,至于已退休者和现职者仍有84年6月30日(或85年1月31日)以前年资,到退休时,仍然可以办理18%优存,并没有全然终止。这也就是为何政府和台银每年支付军公教人员18%利息之金额,仍然持续成长中,尚未减少的原因。105年6月30日还有45万7,911户,存款总额达4,623亿元,每年政府与台银负担利息将近824亿。

年金制度之设计本来就要随人口老化、经济条件、产业构调整而改良。改革过程绝不可能只针对未来,也必须适度调整现在与过去,否则就会出现不断提高保费或提拨金,造成年轻世代的负担加重。

第五问:年金改革是选择性针对性的改革,还是普遍全面性的改革?!

过去的年金改革是片段、针对单一职业别年金制度的改革,本次年金改革非选择性、针对性的改革,是不分公、教、军、劳、农及国民等身分,全民均纳入、全民参与的改革。

第六问:总统、副总统礼遇条例要不要改革?!

总统、副总统礼遇条例係根据民国67年5月3日颁布的卸任总统副总统礼遇条例规定,已经过95年、96年、98年及99年4次修正,自99年1月1日起,礼遇金性质上属于对总统、副总统特别礼遇的恩给制的退职金,非退休年金制度。

第七问:中央研究院终身特聘制度要不要改革?!

依据《中央研究院研究所组织规程》(以下简称组织规程)在95年修正增订新聘获全球性学术殊荣学者为特聘研究员,不受年龄限制,最主要是参考美国制度,打破杰出研究人员聘任年龄限制,因应全球人才争夺战,为国家争取世界顶尖学者,提升台湾学术研究国际竞争力。

中研院退休金计算,研究人员比照学校教职人员,公务人员就适用公务人员相关规範,一切依法办理,没有特别订规定。中研院前已刊登媒体发布新闻稿声明澄清。

第八问:司法官优遇制度所得不合理要不要改革?!

国家年金改革委员会已完成由司法院与法务部「司法官与检察官退休制度」专案报告,年金改革委员会未来在实质讨论议题的特殊对象内将进行实质讨论。

第九问:年金改革责任完全由被改革对象承担,合理吗?!

年金制度改革本来就是从多面向、多议题,全面进行改革。因此,未来进入实质议题讨论会针对制度架构、给付、财源、请领资格、制度转换机制、基金管理、特殊对象等全面检讨。不可能只针对单一对象进行改革,年金改革的目的是要让年金制度永续发展。

第十问:行业不平大砍军公教退休所得,劳工所得会提高吗?!

年金制度建立的目的是为了老年经济安全保障。制度建立必须能保障基本生活需求的满足,同时兼顾受僱者当前可支配所得足以维持家庭生活水準。因此,必须有最低生活保障的制度设计,也必须有投保薪资上限的设计。过高的年金给付水準必然导致费率(或提拨率)太高,影响当前的消费能力。倘若提拨不足,必然造成未来债务累积,而债留子孙。未来不论哪一种职业别年金都必须建立在年金制度的经济安全保障基础上。

至于外界质疑年金改革应该提高投报率、降低提拨率议题,林政委指出,年金投报率容易受到经济景气或财政危机等外部因素影响,且为提高投报率进行高风险投资,将可能带来令社会大众更担忧的结果,因此投报率与提拨率必须平衡处理,世界各国也极少以提高投报率的作法来降低提拨率,我国年金过去因为提拨率不足,导致年金长期处于赤字状态,难以期待依靠提高投报率达到收支平衡的效果。

针对年金改革分区座谈议题,林政委表示,年金改革将于给付、请领资格、制度转换、基金管理等讨论议题有初步结果后,即会进入分区座谈,预估在今(105)年10月或11月起将于北、中、南、东等区地方政府进行4场分区座谈,同时年金改革委员会也将持续开会,重新检视各分区所提供的意见,并进行适度调整,调整结果将作为明(106)年初1月或2月举行的年金改革国是会议参考。

行政院发言人童振源强调,政府尊重国人表达意见的自由,希望这次游行之后,后续的年金改革会议中,各界能充分表达与进行对话,也希望各团体能相互尊重、凝聚社会共识,建构永续的年金制度。

行政院回应九三游行十问:尊重并持续沟通

▲行政院回应九三游行十问:尊重并持续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