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马华离开国阵‧华社失传讯息管道(布城)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今日(週五,5月14日)向参与全大专领袖峰会的百余名大专学生重申,马华不是不敢离开国阵,而是马华离开国阵之后,华社就丧失把问题直接传达给政治核心的管道。他认为,目前不管华社喜不喜欢,要把问题传达至政府,还是必须得通过马华,而马华离开国阵,华社就失去这个管道。他强调,在民主制度下,政府允许人民发表任何的言论,但这些在外面高喊的言论是无法有效传达至政府,要解决问题还是得进入政治核心。华社期望太高“就例如州属的问题,必须通过州行政议员带入州行政议会。同样的,在中央政府,也必须要有一个管道和桥樑把问题传达至中央政府。他说,马华不敢说在这方面做得很好,理由是因为华社对马华的期望太高,而马华达不到华社的要求,主要是因为政治的複杂性。“在这个多元民族的国家,如果给华社太多,马来社会不满;如果给马来社会太多,华人又不满,因此执政党必须要懂得及做到平衡,才能确保种族的和谐。”他是在青年体育部主催、马来西亚宗青慈善及教育基金会主办的“希望工程计划”第2届全国大专领袖峰会上,与学生领袖对话。学生领袖提问,马华第3任总会长敦陈修信在1969年全国大选不获得华社支持而决定退出国阵内阁,而马华在乌雪补选中仅获得14%华社支持,因此现在的马华会在甚幺情况下离开国阵。蔡细历强调,1969年的是全国大选,而乌雪只是308大选之后的第9场补选,两者是不能相提并论,更何况马华在乌雪的补选中的华社支持率达26%,比308大选后的民调更高。非外面高喊就成事他认为,大家不要以为马华“不敢”离开国阵,可是大家必须了解,马华肩负着离开国阵所引发的政治后果,这个后果不只是对马华,而是对整个社所会造成的影响。较早前,他在致词时强调,他做过3届州行政议员,也担任过部长,他非常了解任何涉及种族的问题,都必须花冗长的时间解决,而且必须真正进入政治核心,而非在外面高喊就成事。“很多人以为马华不敢讲话,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或有所误解,但是如果他们可以看到州行议会或内阁会议的录影记录,他们就不会有这种质疑,反而会欣赏马华的表现。”“我也是华裔,任何不利华裔的政策,也都会影响到我,因此我们不会坐而不视。”蔡细历:绝不入阁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週五再次重申,他绝对不会入阁,也不会提名自己出任上议员。他表示,他已经讲过不会入阁,因此他会履行这个诺言,甚至在上议员名单内,也不会把自己的名字提呈上去。他是与学生领袖对话时,针对一名学生询及他是否入阁一事,再次作出这项重申。他过后在受到记者进一步追问时表示,马华虽然还未向首相提呈内阁部长的推荐名单,但肯定他不会出任任何官位。另一方面,针对学生指有消息指拉美士国会议员蔡智勇将进入青年体育部,蔡细历没有正面回应,仅表示全是媒体的猜测。欲当高收入国需减津贴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认为,大马要成为高收入国家,政府应在这一两年内减少各项津贴,同时开发更多新经济资源,以加强国家的竞争条件。他表示,大马政府是世界上给予最多津贴的国家,不管是教育、粮食、能源等,而且这些津贴是不论贫富,所有全国人民都享受一样的津贴,这对国家的经济发展造成极为沉重的负担。“问题是,这样的津贴却被视为是理所当然。在以前,这样的津贴方式也许是有必要,可是现在如此的津贴经引起非议,并被视为不公平及不合逻辑,因此政府必须减少津贴,并把津贴金用于援助贫穷人民。”他认为,如果政府可以给予收入少于3500令吉的人民每年1万令吉的援助,他们肯定会感谢政府。他也希望政府在执法和执行上可以更有决心,而各党领袖也更有智慧和勇气去落实一个马来西亚发展议程。若民联执政中央月亮领袖当首相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认为,以回教党在民联3党中的执政资历、党员人数、稳健庞大的资源,以及马来人对宗教的醒觉,因此他断言,民联一旦执政中央,出任首相的不会是大家以为的民联精神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而是回教党的领袖。“我不知道会由哪一位回教党领袖出任民联政府的首相,他可能是目前的回教党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因为聂阿兹在回教的崇高地位。”他表示,一旦出现这个局面,华裔可以接受吗?华裔如何接受以一个强调回教价值观和回教教义的政府?“从现在的表面形势来看,大家以为安华肯定会担任民联政府的首相,可是真的有人敢肯定一定是安华吗?而且又有谁敢担保民联政府一定就比国阵政府做得更好?”他是在针对大专生提出马华有甚幺政纲和保证来重新赢取人民的信心的问题时如此回答。蔡细历认为,来自马来社会对回教教义及价值观的醒觉,是不容否认的。他举例,他在马大求学时与友族学生共处,以前的华裔大学生可以随便从外面携带食物到大学校园内享用,完全没有顾忌。“我在大二时,因为老爸怕曾有一次交通意外经历的我被撞死,而为我派购一辆老车,而我的老车那时是谁人都载,华人、马来人,可是现在的情况有变,华人不敢载马来人,马来人也不敢上华人的车。”“现在有马来人到家里探访,你最好直接拿出瓶装矿泉水给他们饮用,而不要倒入杯。为何会出现这个改变呢?一切因为宗教的影响,可见宗教的力量影响多深远。”‧2010.05.14